E.Schrodinger's Cat

离校的日子将近,事情多的难以应付,偏偏遇到很多烦心的事情解决不了。前半月马上结束,从明天开始,希望会是新的转折。


是人就会怀旧吧。为了以后不留遗憾,相片成了最好的记录方式。临走了,再在我们向社会人过渡时期收留我们的大学合影,多年后再还念还能有所表达和依赖的载体。我可能有些反社会,十分讨厌拍照的。可能大部分原因还是自卑和不合群带来的,我所认为的摄影是捕捉自然中美好的镜头,而不是为了一个好的效果而刻意做作。所以喜欢美景,而不喜欢人像。当然漂亮的模特谁都爱的。我做不到在镜头下不做作的讲述一个故事,眉眼间都是为了讨好以后的自己而表露的欣喜。所以也十分想学习如何摄影才能呈现一个自然的状态。已经加入未来的目标之一。


可能我给以后的自己并不会留下太多值得回忆的照片。记忆是抹不掉的,在心里想想就足够了,我知道我曾经来过,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就够了。并不觉得是种遗憾,至少现在是这么想的。还被同学说跟小孩一样不懂事。


大概真的是社交恐惧症吧。


跟老爹通了电话,对于这几天的事情我气愤的无处发泄。他说这只是刚刚开始,哪有完全公平的事情,即便是以后决定做个科学家,也不能只知道闷头做实验不是,该有的交往和人情还是必须的。

而我,害怕这些。

并且没人能理解。反而受责备的是我。最近经常莫名的就哭了,想到两年前自己的状态,有轻度的抑郁的征兆。控制自己的情绪压抑的想搞破坏。一面为保护自己拒绝任何超过我承受能力的社交,一面担心自己的异常会带给集体失望。都跟我说,人是社会性动物,这些必须要参与。我在心里真的很排斥。


想了想可能归根到底还是怕被忽略。一个人的时候感受不到这种冷落,一旦在集体中,这种感觉会被放大很多很多倍,就像由远及近的令人耳鸣的嗡嗡声,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耳膜和心脏,但又要假装自己是个正常人来避免成为“异类”的尴尬。我可能喜欢能让我感受不到这种忽略的朋友吧。而谁又能只做你一个人的朋友呢。


我仍会记得这些年所有人的帮助,不厌其烦的忍受。和对我幼稚想法的批评。这些话其实也是只能讲给自己。也想告诉微信通讯录里唯一一个没有改备注的人,只是为了看起来,我们两个的名字能挨在一起而已。我都想嘲笑自己怎么那么幼稚啊。


临近毕业,想说的总是说不完。这里有好有坏,但最终还是给了我最大帮助的地方,让我抉择未来的地方。我有多恨这里就有多爱这里。

所到之处皆热土,所遇之人皆挚友。


玲珑骰子安红豆
入骨相思知不知

想来熬夜比整晚的噩梦好受,冷暖自知。我再有心也没资格过问。愿好。

我还是能难过到蒙起被子来哭一整夜

要是选择性逃避有用
我宁可这些年重新来过

大部分难受的辗转反侧的晚上
都希望明早醒来什么都忘记

无比希望能有一个独处的机会
谁都没有自己更为自己着想啊

其实啊
写在这里的东西我自己都觉得矫情
被看到了觉得很尴尬
好在并不会

以前喜欢的人早就死了,以前的自己也早就死了,以后的每天都是以完全忘记无关紧要的事继续的。虽然这么说,这一年来,也就是从整晚整晚的哭到眼睛睁不开,到现在每晚都拿枕巾擦了眼泪安慰自己睡着。越觉得自己以前做的事,都是浪费感情和毫无意义的。与其说对人绝望,不如说是因为这样的人对与人交好绝望。有些可笑的是,你那么看重别人对你的承诺,人家只当承诺是个玩笑罢了。

就算你再自私,也请你考虑下,一个跟你再无相干的人,没必要继续承担因为你的自私对他的伤害。

也就每天朝夕相处的人,知道我为什么现在会喜欢散人,被说中心思的感觉,特别尴尬。想反驳都没得说。而其实,念旧的不止我一个。

跟一个程序猿朋友竟然有这么多话可聊。也很久没跟人这么聊过天了。

都问我 你不觉得辛苦吗 为什么不试着争取 喜欢的人 为什么不告诉他呢

我就是觉得现在不合适了 脸皮还是没那么厚 随缘吧 能过去就过去 过不去就记着 喜欢 我也不会说了

因为并不被喜欢啊

我也觉得挺累的 可不知道要忘记什么 不知道怎么忘记

:(

收起好奇心
别关心外人的事

不然会伤了身边人的心

你知道的,谁算是外人

换了一对新的耳钉

不是原来的风格

然而并不好看




别轻易尝试新事物了

太容易后悔

念旧也没什么错